茶為席魂,心飲為上

2018-04-16

茶,解渴清心,以品為上。茶滋于水,水籍乎器。茶湯無形,無器不盛。器,為茶之父,道由器傳。由茶和器而入的茶道,是一門生活化的細致的藝術,茶席則是茶道有規則、有秩序地具體表現。《道德經》云:“有之以為利,無之以為用”,講得非常貼切。這里的“有”,是指具體的茶席,通過茶器,為我們構建一個舒適便利的品茗空間。“無”是指,茶席為我們打開了一扇、可以窺探傳統之美的詩情畫意的窗戶,藉由茶席的畫意、茶湯的色彩、茶湯的香氣、茶湯的滋味、茶湯的氣韻,讓我們神態安然的平靜下來,真切地用心去感受茶的“幽薄芳草天真氣”,感受茶的“人生百味寓其中”,進而提高我們品飲的境界,以及中正淡和的審美體驗。

茶席,是為品茗構建的一個人、茶、器、物、境的茶道美學空間,它以茶湯為靈魂,以茶具為主體,在特定的空間形態中,與其它的藝術形式相結合,共同構成的具有獨立主題,并有所表達的藝術組合。

茶席,不是刻意地“擺”,是用心地去“布”。應天之時,載地之氣,加以材美與工巧,藉以實現人與自然,人與茶地融合溝通、協和相親。器具之間,不是干枯的羅列展示,彼此有著生命的相生相惜,有著氣韻流動地相互映照。茶席不是作秀,是為了讓我們更美更風雅地去喝茶。茶席是實用且美著的藝術,二者不可孤立與分割。它首先是實用,其次才是美。茶席營造衍生出的美感,是為實用去服務的。日本的工藝大師柳宗悅說過:“隨著使用,器皿之美與日俱增。棄之不用,器皿便會失去意義,美亦將不復存在,故而美是用的表現。”所以說,茶席是有思想,有表達,有詩情,有畫意的茶道藝術組合。


網站關鍵詞


既然茶席是一個以茶為靈魂的茶道美學空間,那么這個空間里的所有載體與構件,都要服從和襯托于茶這個主體,而不能喧賓奪主。故明代陳繼儒在《小窗幽記》中說:“知蓄書史,能親筆硯,布景物有趣,種花木有方,名曰清致。”茶席的清致與美,與陳眉公所言又是何等的相似!

茶的品飲,又以湯色、滋味、香氣和氣韻為主,而感受這四個要素,必須依靠和調動我們的感覺和知覺,去細細體會與品味。“欲達茶道通玄境,除卻靜字無妙法。”靜是中國茶道修習的必由途徑,只有不斷減少茶道空間里,影響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的干擾因素和信息沖擊,我們的身心才能變得松馳和沉靜,我們的直覺和感覺,才會更加敏銳與精準。因此茶席的設計,力求簡古通幽、質樸素雅。正如米開朗基羅所說:“美就是凈化過剩的過程。”美麗與否,在于你如何剔除那些影響美麗的因素。這個觀點,與德國建筑大師密斯﹒凡德羅提出的“少即是多”的設計哲學,不謀而合。

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”身心的愉悅沉靜與否,還與茶席平面的大小,泡茶人的坐姿,泡茶人在水平作業區域內的最大伸展能力,以及身心能夠承受的負荷,茶席的色調,煮茶器、泡茶器、品茶器把持的舒適性,泡茶、分茶的邏輯秩序等因素緊密相關。

電話咨詢
立即申請
在線地圖
快乐赛车是属于彩票吗